风摇紫穗

见置顶

【周叶】美女与野兽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一大早就要走?”叶修倚在门框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青年补充,“我会尽快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等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青年消失在茫茫大雾中,转眼就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是谁?”怪兽问。

         眼前的年轻人高大俊美,相貌和形体不逊于任何通过雕塑、油画等描绘出的古代神袛,让人想要穷尽一切去赞美。然而当他垂下眼眸,用长长的眼睫毛遮掩眼中的思绪时,又让人忍不住想要怜惜。

         青年拿出一枝玫瑰,时隔多日,玫瑰早已枯萎。然而,尽管色泽黯淡了些,香气也留存得不多,但也能从形状中看出它过去的娇艳欲滴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这是我的玫瑰。”怪兽说,尽管不明白原因,但他知道这玫瑰对他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。在无聊的时光里,他始终独自照料着那株玫瑰,看着它一点点长大,最后冒出了一个花苞。花放的途中,他几乎不眠不休,心中的欢喜满满地要溢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所以在知道那个商人摘了他的玫瑰后,他才会气得发狂,想要暴起杀了那个忘恩负义的混蛋,反正他不过是个怪兽。只是将爪子搭上脖子的一瞬间,他听到了商人和家人团聚的愿望,突然心一软,暂时放过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青年点点头,很干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人是你的父亲?”怪兽问。尽管商人看上去很落魄,但仔细观察还是有几分气度,青年的眼角眉梢多少带了点影子,只不过要比失意的商人出色得多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来替他受死?”怪兽突然觉得好笑,什么人伦亲情,什么临死之际想要见家人一面,不过是想要逃脱一死吗?左右,商人也不缺这一个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 “对。”青年仍是冷静的,语气里没有一丝不甘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吗?你的胆小鬼父亲呢?不敢来吗?”怪兽嘲道,“自己的亲儿子替他受过,居然都不来送一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的错。”青年抬起眼,直视丑陋的怪兽,“这次也是我的决定,他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吗?倒是个有胆的。”怪兽突然笑了,看起来有点渗人,“你的名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周泽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周泽楷没有被杀,而是被留在了宫殿里。怪兽给他准备了一间豪华的房间,里面有很多珍贵的书本和乐器,用来消磨时间最好不过。可惜他早已阅尽经典,对乐器也提不起什么兴趣,尽管宫殿华美,他却只觉得是一个牢笼。

         每天怪兽都会过来陪他一起用晚餐,聊聊自己对于园艺的看法。怪兽的经验全部来自于照料玫瑰,零散得很也局限得可以。周泽楷的母亲逝世前最喜欢玫瑰,他也为此专门学着去伺候,翻看了不少专业资料,又请教了不少有经验的花农,知识储备自然比怪兽丰富。偶尔提了两句,怪兽很开心:“不愧是小周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怪兽喊他“小周”,像是任何一个年长点的前辈对于小年轻的称呼。然而,他眼里恋慕的感情是骗不了人的。当年周泽楷家里还未衰落时,两个哥哥也是风月场上的一把好手,无数姑娘想要攀附。周泽楷虽然自称想要先参军多磨练几年,不能耽误了姑娘,然后那些女孩子见到他的时候眼睛还是亮的,假装不在意地过来打招呼。怪兽的表现,实在青涩的可以,一眼就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但周泽楷却不知道如何去应对。怪兽和他不仅有物种上的差异,还有性别上的重复。他承认经过了这段时间的相处,自己已经习惯了怪兽狰狞的面容,也承认怪兽对他照顾得无微不至,是个好心的家伙,但这都不足以作为周泽楷接受怪兽的理由。既然他不提,周泽楷也就假装不知道,试图拖得久些。

         只是有一次,周泽楷去花园散步,快到房间时却发现怪兽坐在钢琴前,粗糙的身躯显得很不相称。他笨拙地把爪子放到琴键上敲,刺耳得很。听到动静,怪兽转过头来,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:“小周,你会吗?教教我呗。”那一瞬间,他突然感觉怪兽其实很寂寞。

 三

         “小周,你的生日快到了吧?”怪兽问。

         周泽楷正在回忆白天镜子里的场景:两个哥哥凭着一副好样貌和花言巧语勾搭到了上流社会的小姐,均已完婚,搬了出去。家里只剩下父亲一个人,空落落的。听到怪兽的问题,他愣了一下点头,显得有几分傻气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想要什么礼物?”怪兽继续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不用了,谢谢。”他本就不是多计较的人,更何况他已经承受怪兽了太多太多,早已还不清了。然而,示好背后的情意,他还没想好如何处理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是吗?”怪兽也不说话,吃完了饭,准备收拾餐具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以后我来就好。”周泽楷对他说,怪兽看了他一眼 :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转眼到了周泽楷的生日,周泽楷起床,看到床边的双枪。怪兽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:“我看你家里的影响是有猎具的,大概你们喜欢打猎吧。我这里没什么大型野兽,你就拿小鸟兔子什么的凑个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那天,周泽楷对着一只雀儿举了许久的枪,终究没有按下扳机。雀儿丝毫不知道危险的迫近,依旧欢快地唱着歌。它大概是这宫殿最幸福的一个吧。真是,如果没有它,这里几乎就成了一片死地呢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小周技术还不行啊。一整天都没有收获。”怪兽看着空空而归的青年说道,咧着嘴笑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没意思。”周泽楷好像很累,“我还是比较习惯猎鹿之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都说了委屈你了嘛,这里也只能这样啊。”怪兽说着说着突然没了声音,“还是,你终于做好决定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不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啊,谁会喜欢怪兽呢?你应该喜欢家世性格都很好的美人才对。”怪兽似乎在调侃,“可是现在,你落在我手上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回一趟家,一个星期后回来陪你。”青年不管他,继续说自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不是不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反正我也没有喜欢的人。”周泽楷凉凉地笑了一下,然而还是很好看,“不过你可能要做好我把你当一辈子兄弟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怕你呢?小混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周泽楷在家里已经呆了十天了,父亲对他的归来十分欣喜,一个老大的男人,和个中年妇女一样拉着他絮絮叨叨。他这才知道,自己消失后,父亲急得快发疯,猜到自己是替他去死,连忙去追。然而,他反反复复,总也找不到那座宫殿,最后精疲力竭地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两个哥哥也回来了。他们虽然勾搭到了富裕人家,但一个的妻子娇纵不已,整天就知道发脾气,另一个整天就知道打扮,然后出去招蜂引蝶。他们心里不快活,然而又不敢发火,只能灰溜溜地回家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周泽楷回来,伴随着他的还有满满一箱子财物,他把财物留给父亲,称自己要去陪伴怪兽。两个哥哥对他和怪兽在一起厌恶不已,但对于他随手弄来财宝十分嫉妒。他们拖着周泽楷,周泽楷想到自己离开后父亲还要靠这两个不成器的哥哥照料,也努力地配合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天夜里,他梦到了怪兽躺在草地上奄奄一息,听到怪兽在抱怨着自己不讲信用。周泽楷突然惊醒,连夜驱马离开了家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然而,知道破晓,他也没有找到那座辉煌的宫殿。方圆百里,只有广袤的原野,风呼呼地吹过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想起父亲:“大晚上的,我忽然就看见了一条小路,路尽头是一座宫殿。进去后我喂了马,吃了饭,换了套衣服。然后闻到花香就顺手摘了玫瑰,没想到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他想起自己灌倒父亲后匆忙跑出来,只带了玫瑰作为信物。明明从未走过那条路,他却轻而易举地找到了,站在宫殿门口时,甚至有回家的熟悉感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想起父亲花了几天时间都没有找到自己,当时他只当老人急糊涂了记错了地址,并没有多考虑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想起怪兽接过那只枯萎的花,把它埋到玫瑰的旁边,庄重地似乎是安葬一位故人。那株玫瑰,在他离开时好像刚刚才结第二个苞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周泽楷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他想起来,自己从来没有问过怪兽的名字,一次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 怪兽又碰到了一个倒霉的老头儿,家里有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。他大手一挥,让老头儿早点回家说遗言,或者看看有没有哪个女儿肯替他死。

         老头儿摇头叹气地走了,怪兽不知道从哪摸到了一坛酒,喝了点,昏睡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恍恍惚惚间,他听见有人在晃他。怪兽不情愿地一甩手,身上立刻就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谁在问他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叶修。哥的大名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原来你叫叶修啊。”那人说,很轻地,“叶修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叶修睁开眼,这不是他前段时间追的小帅哥吗?他做了所有能做的,可人家还是不喜欢他,长得丑就是没人权,不对,他本来也不是人,谈什么权利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叶修有点迷糊糊的,“就算是托梦,也应该是我给你托梦啊。我还真准备过几天就给你托一个,就托你甩了我,然后我伤心欲绝,然后得了不治之症,最后掉河里淹死了。你看怎么样?不内疚死你小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放我走?”周泽楷问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还用问,你不喜欢我我还费力干什么?我虽然是怪兽,但也是讲道理的怪兽,不是欺压小百姓的恶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对你自己没信心?”周泽楷想起了怪兽死缠烂打自己的时候,他原以为怪兽不知道何为放弃二字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该对自己有什么自信呢?就凭这宫殿和里面的财宝?我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,每天都会自动有做好的食物出现在厨房,珠宝带走又会有新的出现。更可悲的是,我根本就走不出去,只能做个井底之蛙,在这一方天地称王称霸。”许是喝多了,叶修第一次和他倒苦水,全然不同于往日里逗他开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很好。”周泽楷是真心实意地赞美。除了父母,叶修便是世界上对他最好的人。不同于母亲的温柔似水,他更像是朋友间的拳拳关心,或者,恋人的一片心意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就开始好人卡了?不过你也算是态度最好的一个了,我之前碰到一个,居然把嗷嗷待哺的奶娃娃送过来了,当我这里是收容所呢?后来又来了一个傻小子,我把小孩塞给他就赶人了。”叶修回想起那个凭白多了个儿子的小男生,有点想笑,又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?”叶修怀疑自己幻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喜欢你,叶修。”周泽楷认真的说,眼睛里是墨水般的深色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从前有个王国,王国有大王子叶修和小王子叶秋。有个大臣叫陶轩,主张攻打其他国家,开拓领土。叶修反对,提议没通过,陶轩就记恨上了,找人施了法术。

         叶修的那群损友赶到时,他已经命悬一线。几个人好不容易留了他的命,却动用了另一个古老的诅咒。从此四处闹腾的大王子变成了困在宫殿的怪兽,只有带着玫瑰的人喜欢上他,才能让一切恢复。

         知道这些的时候,周泽楷已经和叶修一起回到了他的王国。周泽楷的父亲也被带上了,尽管他对儿子和一个男人搅和在一起有点不痛快,但总比死在怪兽手下好。

        “老叶啊我当初还真以为你出不来了呢。毕竟你除了垃圾话啥也不会,变成怪兽后连智商都下降了,还有谁会跟你。没想到你运气好,这样也没事。”黄少天一边飞快地夹菜,一边飞快地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可是已经成家了,少天大大。你才是没人要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滚滚滚。你知道有多少女孩追本剑圣吗?我可是抽空出来的,还不感谢?”黄少天嚷起来,“不小心夹到秋葵了,这软趴趴的玩意真讨厌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我可谢谢你了。”叶修的语气毫无诚意,“小周,你说在座的谁会最晚成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黄少天。”周泽楷淡定地补充,“太吵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那边黄少天又和周泽楷吵起来了,当然是单方面的。这边苏沐橙捂着嘴笑,她知道叶修足够好,也能等到值得的人,但她不知道要花多久。现在,她只想说,叶修能够遇到周泽楷,真是太好了,没有比他更合适的选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很开心,沐橙?”楚云秀坐在她边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她看了看腻乎的两人: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周泽楷看着怪兽消失后出现的男人,皱了皱眉头:“叶修去哪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 男人一把揽住他,趁对方挣扎前开了口,带着点笑意:“在这里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评论(3)

热度(17)